首页 > 园林动态 > 可园西面气派老宅 竟是晚清“江苏省教育厅”

Landscape dynamic

可园西面气派老宅 竟是晚清“江苏省教育厅”
2020/7/20 10:07:32

微信截图_20200729100544.png

主干道清障拆出大名堂

2016年年初,随着苏州古城区南北主干道人民路综合治理工程的全面展开,沧浪亭牌坊北侧沿街搭建的店面房屋被陆续拆除,长期遮掩在后面的一大片古建筑显露了出来。其中三座厅堂前后排列,井然有序。大门南向,两侧有敞开的八字墙,更显得气势不凡。檐下有壮硕的牌科(斗拱),与书院巷清代江苏巡抚衙门的门厅十分相似。一望而知,此处绝非寻常百姓人家。

对于可园西面的这一片老房子,民间一直流传着沈家祠堂的故事,讲这里是清乾隆年间的江南老名士、大诗人沈德潜的祠堂,也有人说是他的住宅、讲堂。不过经实地考察,这里竟是晚清赫赫有名的江苏钦差行辕和提学使署旧址。

沈德潜祠堂究竟在啥地方

这片老房子果真是沈家祠堂吗?

沈德潜(1673-1769),字确士,号归愚,长洲(江苏苏州)人。乾隆四年(1739年)进士。受到乾隆皇帝的恩宠,时相诗赋唱和,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。晚年主持苏州紫阳书院,以诗文引导后进。去世后,诏赠太子太师,谥文悫。后因一桩文字狱而受株连,被削封、罢祠、仆碑。沈氏一门所有的荣华恩宠,顷刻之间灰飞烟灭,化作了发人深省的历史教训。

依照可园中保存的光绪年间《学古堂记》等文献资料来看,当初沈德潜确实在可园旁边有一处住宅,后来被立为祠堂。但它与清理出来的这片老房子不在同一地方。到修建学古堂时,祠堂早已废毁,仅剩基址,于是归并可园,在上面建成了斋舍。其位置大致就在今天可园西北隅办公楼一带。学古堂监院吴履刚曾在新落成的斋舍之中辟出一室,供奉沈德潜的牌位,以纪念这位百余年前的吴中诗坛盟主和学界前辈。

这或许就是坊间所传这片老房子为沈德潜住宅、祠堂、讲堂的“出典”。现在看来,真所谓“冬瓜缠勒茄门里”,不过是一场以讹传讹的误会,只能算作民间茶余饭后的“故事新编”而已。

原来是江苏提学使署

那么,这一片气派的老房子原先究竟是啥来头?

从方志记载来看,这里是一处清末主管教育的省级衙门——江苏提学使署,大致相当于现在的省教育厅,不过当时的“格子”要更高一点。

民国《吴县志·公署二》讲述了衙门的来历:江苏提学使署,在长洲县治的南面、沧浪亭的北面,由原来的近山林行台改建。清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,继停止科举、创设学部后,朝廷决定裁撤直隶地区及各省的提督学政(又称学台),改设提学使司。提学使为正三品,作为巡抚(从二品)的属官,位列布政使(从二品)之次,按察使(从三品)之前,具体负责全省的教育事宜。

由于江苏省情特殊,清乾隆二十五年(1760年)一省分设江宁、江苏两布政使司,前者治江宁(今南京),后者治苏州。江苏布政使司领苏州、松江、常州、镇江四府和太仓直隶州。于是朝廷依布政使司辖区也分置两个提学使:一称江宁提学使,驻江宁;一称江苏提学使,驻苏州(原先的江苏学政衙门曾长期设在江阴,直至裁撤为止),两使分管全省学务。

江苏提学使的办事机构为提学使司,又称提学使署,地点就在苏州城内沧浪亭北的原近山林行台。

经校勘,志书中有两处差错:光绪“三十二年”误作“三十一年”;“沧浪亭”后面少了一个“北”字(参见同书“近山林,在府城沧浪亭北”)。

然而,正是这一字之差误导了读者,使人真的“找不到北”。一直以为晚清的提学使署设在沧浪亭内,后来随着街坊、道路和园林的变迁,这座衙门已经废毁。而真正的提学使署却被当作了沈德潜的祠堂,阴差阳错掩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。这或许就是1963年仅将衙门旁边的花园——可园列为苏州市文物保护单位的原因之一。

微信截图_20200729100552.png

近山林行台和钦差行辕

提学使署的前身是近山林行台,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公署?

近山林行台系淸雍正七年(1729年)巡抚尹继善所建,其实就是一处专门接待来苏使节的公馆,与接官厅属同一类机构,相当于后世的省政府接待处兼贵宾馆。这处宾馆的东面有座花园,原名乐园,后改名可园,也雅称近山林。一些来苏任职的名宦高官曾寓居这座行台。

清道光四年(1824年)冬,梁章钜调署江苏按察使,“舍于城南之近山林”。他见到仅一水之隔的沧浪亭,“岿然一亭,孤峙云表,私欲略加修葺,以还旧观”,日后终于主持重修沧浪亭,成就了江南园林史上的一段佳话。

来苏的使者之中,当数钦差大臣的名声权势最为显赫。晚清的近山林行台还曾作为钦差的驻所。在当时的苏城地图上,于沧浪亭北面就标明“钦差行辕”。1928年蒋吟秋所撰《沧浪亭新志》选辑旧文,其

中有这样的记载:“近山林,在沧浪亭对面,

即今行辕”。这里的所谓“行辕”,就是指钦差行辕。将近山林钦差行辕改为江苏提学使署,从一个侧面体现了苏省对教育的重视。

江苏提学使署成立之后,其西面是苏州府文庙和师范学堂(今苏州高级中学的前身),其北面为公共体操场(原苏州医学院内操场)和江苏学务公所,其东面有高等学堂、府中学堂等诸校和结草庵,其南面为沧浪亭和南禅寺。而位居这一文化教育名胜区的中心,便是江苏省最高教育领导机构——提学使署。

江苏提学使与近代教育事业

据民国《吴县志·职官表七》记载,江苏提学使署从清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设立起,到辛亥革命后废止,前后仅六年时间,就有周树模、陆锺琦、毛庆蕃、樊恭煦、夏敬观任提学使或署理提学使。他们都是当时的有名人物,有的本身就是教育家。如周树模,字少模,号沈观,光绪十五年(1889)进士。曾在两湖、经心等书院讲学。后随五大臣出洋考察宪政,官至黑龙江巡抚,兼任中俄勘界大臣,民国成立后任平政院院长。夏敬观,字剑丞,号吷庵,光绪二十年(1894年)举人,有名的词学家,曾任三江师范学堂(今南京大学等诸高校的前身)提调,参预新政。后任中国公学、复旦公学监督。1919年任浙江省教育厅长。

江苏提学使署的设立,对全省教育事业的发展起到了筹划和推动作用。单就苏城而言,除了兴办许多中小学堂和女子学堂之外,还着意建成了不少颇具规模的各类专业学校。例如苏省官立法政学堂、苏州府官立农业学堂(辛亥革命后改为省立第二农业学校)、苏省铁路学堂等。其中于宣统三年(1911年)正月创建的官立中等工业学堂(苏工专前身),有讲堂宿舍102间,建造实习工场25间,购实习器械30余架,就当时而言,堪称规模宏大、设施一流。学堂还附设染织讲习科,设立工业敎员讲习所,以培养专业人材和师资。这座工业学堂的创办,为苏州近代工业科技教育提供了良好的范例。

从官衙、校舍到文化景区

辛亥革命期间,江苏巡抚程德全宣布独立,在苏州书院巷抚衙成立江苏都督府,执掌地方军政。而随着清王朝的覆灭,江苏提学使署也就黯然退出历史舞台。

民国初期,这里一度成为工业学堂的南校区。1951年又与旁边的可园一起划并江苏省立苏南工业专科学校,1957年成为苏州医学院校舍。直至2013年,通过地块置换,这里才正式划归园林局管理。

江苏提学使署旧址现存门厅、大厅和后厅三进,面阔五间(门厅因故被拆除沿街的西次间),均为硬山顶。后厅有翻轩。

它的的大门与江苏巡抚衙门和苏州织造署的形制有所不同。

巡抚衙门和织造署的大门,分别面阔五间和三间,均施斗拱。而提学使署大门面阔五间,只有中间三间施斗拱,介于两者之间,这应该与公署的行政级别有关——低于巡抚衙门,高于织造署。这为清代江苏衙门建筑形制的研究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。

百余年来,江苏提学使署的主体建筑仍在原址,其屋架、斗拱尚是晚清遗构。更加难能可贵的是,当年近山林行台东边的花园——可园,有挹清堂、浩歌亭、博约堂、濯缨处、一隅堂和小西湖诸胜,花木掩映,芳姿绰约,依然保持着江南书院园林的风貌。这样较为完整的晚清提学使署旧址,在全国已属罕见,值得我们认真地修复保护。

目前,有关部门正组织力量,进行修缮。


友情链接 :苏州市园林和绿化管理局| 狮子林 | 平江路 | 拙政园 | 石湖 | 网师园 | 枫桥 | 植物园 | 星苏网
苏州市沧浪亭管理处  地址:苏州沧浪区人民路沧浪亭街3号 电话:0512-67970005,0512-68123123 
设计制作:星苏网团队  技术服务: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 电话:0512-62992190

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0943号